<dd id="slm4r"></dd>

<tbody id="slm4r"></tbody>

    首席義烏律師
    義烏律師,咨詢電話:13758956187
    楊國良律師介紹
    律師簡介:楊國良專職律師, 義烏律師咨詢網首席律師,浙江星耀律師事務所律師,副主任。被義烏市司法局、律師協會評為義烏市優秀律師。學法網認證注冊律師,義烏市法律援助中心、人民法院值班律師。擅長辦理刑事辯護、婚姻家庭、民間...[詳細]
    聯系義烏律師
    省份地區:浙江-義烏
    律師名稱:楊國良律師
    手機號碼:13758956187
    手機用戶點此一鍵撥打律師咨詢電話
    微信號碼:yiwuls
    來訪地址:浙江省義烏市經發大道207號(泰蕾絲商務中心)六樓浙江星耀律師事務所
    郵政編碼:322000

    城市公交運輸合同糾紛處理

    來源:義烏法律咨詢網  作者:義烏律師楊國良  時間:2013-05-15 15:20:44

      核心內容:與公共交通工具發生糾紛該如何解決?下面由法律快車小編通過案例為您介紹,希望對您有幫助。

      2002年12月29日,張某林攔住一輛正在行駛的18路公交車,待公交車停穩后,張某林左腿剛上到公交車上,在抬右腿上車時,后面的一輛昌河出租車突然直沖車門撞過來,出租車的前保險杠撞在了張某林的右腿上,把張某林撞倒在公交車上,造成張某林右小腿下段開放性骨折。經交警部門作出責任認定:出租車駕駛員何某華無證、酒后駕駛,應負主要責任,因車主李某賢未按規定將車停在出租公司,擅自停放在馬路邊上未鎖車,致使其朋友何某華酒后駕駛,應負次要責任,公交車駕駛員孫某未按規定停車應負次要責任,張某林不負此事故責任。事故發生后,張某林的傷情經鑒定為九級傷殘,各項損失合計為20039.34元。其子張順利于2003年4月1日以張某林的名義與公交公司簽訂一份協議書,約定由駕駛員孫某一次性賠償張某林2200元,協議簽訂后,張順利領取現金2200元用于其父張某林治療。張某林因不同意該協議向商丘市梁園區人民法院起訴。

      裁判

      河南省商丘市梁園區人民法院認為,張某林向孫某駕駛的公交車招手表示搭乘該車的行為是向對方發出的要約,孫某駕駛該車??窟^來打開車門,讓張某林上車是對其要約的承諾;張某林踏上了公交車,按照城市公交客運交易習慣,張某林與公交公司形成了客運合同關系。公交公司以張某林之子已經同意調解協議為由主張不承擔責任,理由不成立。因為該協議是張順利在沒經其父委托的情況下達成的協議,事后張某林不予追認,應視為協議無效。公交公司作為承運人對運輸過程中旅客的傷亡承擔賠償責任,然后可以向該交通事故其他責任人追償。孫某駕駛公交車屬于執行職務行為,個人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該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八條、第一百二十二條、第二百九十條、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三百零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百零一條之規定,判決:公交公司賠償各項損失共計人民幣23502.94元(已支付2200元可予扣除)。

      一審判決后,公交公司不服,向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原審認定客運合同成立正確。張順利在沒有張某林委托授權的情況下以其名義簽訂了賠償協議,由于沒有張某林的授權,張順利代理簽訂賠償協議屬于無權代理。張某林在得知該協議后一年內主張公交公司承擔全部賠償責任,是對該協議行使的撤銷權,依法應予支持。原審認定事實基本清楚,除誤工損失部分計算有誤應予變更外,其余部分均無不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變更判決為:公交公司賠償張某林各項損失20039.34元(實際執行時已支付的2200元應從中扣除)。

      評析

      一、本案涉及不真正連帶債務問題。原告張某林在乘坐公交車過程中因第三人侵權而受傷,這類糾紛在客運合同成立的前提下,形成了不真正連帶債務。所謂不真正連帶債務,是指不同的債務人基于不同的債的發生原因,對于同一債權人均有相同的給付內容,當某一債務人履行了給付內容后,另外的債務人因為債權人的利益已經得到實現,而免除對債權人的給付。

      二、本案爭議的主要焦點集中在張某林和公交公司之間的客運合同是否成立,這一爭議涉及應如何認定城市公交運輸合同的成立,關于客運合同的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三條規定:“客運合同自承運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時成立,但當事人另有約定或者另有交易習慣的除外。”

      一般的客運合同以承運人向旅客交付客票為合同成立的要件,而本案屬于城市公交運輸中產生的糾紛,按照公交車的交易習慣,不提前預售某班次車輛的車票,而是乘客先上車,然后再購票或自動投幣,這一習慣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與一般客運合同乘客提前購票、持票上車的規定顯然不同,故不應再以承運人交付票證作為合同成立的條件。一般情況下,公交車的運輸線路、停車地點、車票價格相對固定且為公眾所知曉,這些即可成為公交運輸合同的主要內容,乘車人和公交公司在均明知上述內容的情況下,乘車人乘坐公交車,其招手要求停車即是作出要乘坐該路車的意思表示,應是一種要約行為,司機在看到乘車人的意思表示后停車允許其上車,應是對要約作出的承諾,雙方的客運合同即可成立,因本案張某林在完成上述行為后已踏到了公交車上,故雙方已經形成了客運合同關系。

      三、張某林之子代簽協議行為的效力應如何認定。事故發生后,在交警部門處理期間,張某林之子以其父親的名義和公交車司機達成了調解協議,實踐中,這種家屬代表受傷者簽訂協議的情況時有發生,而且,往往委托手續不完備,對于這種協議的效力,如果不存在顯失公平或欺詐脅迫等行為的,應認定傷者家屬的行為構成表見代理,確認合同有效。本案因張順利在簽訂協議時沒有其父授權,協議確定的賠償數額明顯低于損失數額,屬于顯失公平的協議,張某林一直受傷住院,在其出院后即主張要求確認合同無效,并要求公交公司賠償,故可以據此認定其主張撤銷其子所簽調解協議,一二審均認定調解協議的效力待定是正確的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久网,国产精品天天看天天狠,国产+成+人+亚洲欧洲,国产高清不卡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