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slm4r"></dd>

<tbody id="slm4r"></tbody>

    首席義烏律師
    義烏律師,咨詢電話:13758956187
    楊國良律師介紹
    律師簡介:楊國良專職律師, 義烏律師咨詢網首席律師,浙江星耀律師事務所律師,副主任。被義烏市司法局、律師協會評為義烏市優秀律師。學法網認證注冊律師,義烏市法律援助中心、人民法院值班律師。擅長辦理刑事辯護、婚姻家庭、民間...[詳細]
    聯系義烏律師
    省份地區:浙江-義烏
    律師名稱:楊國良律師
    手機號碼:13758956187
    手機用戶點此一鍵撥打律師咨詢電話
    微信號碼:yiwuls
    來訪地址:浙江省義烏市經發大道207號(泰蕾絲商務中心)六樓浙江星耀律師事務所
    郵政編碼:322000

    出租汽車運輸合同糾紛上訴案

    來源:義烏法律咨詢網  作者:義烏律師楊國良  時間:2013-05-15 15:17:48

      核心內容:在出租汽車運輸合同履行過程中發生糾紛,該如何處理?下面由法律快車小編為您介紹,希望對您有幫助。

      青海省高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上訴人謝某賢、潘某與原審被告朱某來、被上訴人平安A出租車行(以下簡稱出租車行)、B縣客運出租車管理中心(以下簡稱出租車管理中心)客運合同糾紛一案,謝某賢、潘某于2006年9月22日向海東地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朱某來、出租車行賠償各項經濟損失287831元,出租車管理中心承擔連帶責任。海東地區中級人民法院2006年9月27日受理后,于2006年11月28日作出(2006)東法經初字第11號民事判決。宣判后,謝某賢、潘某不服,于2006年12月16日提起上訴。本院2007年3月1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7年4月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潘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周龍,被上訴人出租車行負責人、出租車管理中心法定代表人高友倫及二被上訴人委托代理人高希程、李育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原告謝某賢、潘某系翁婿關系,羅乖芳、謝小瑜分別系二人之妻。2006年7月8日,四人租用李玉秀駕駛的青B—21473號出租車到青海湖游玩,當日20時40分許,從青海湖返回途中,當出租車行至109線1930km+450m處時,與對面行駛的馬珍駕駛的青B—05814號大貨車相撞,造成謝某賢、潘某受傷,羅乖芳、謝小瑜和出租車駕駛員李玉秀經搶救無效死亡。在搶救期間,羅乖芳花去醫藥費1730.2元,謝小瑜花去醫藥費2160元,二人的停尸費分別為1670元和1870元。謝某賢受傷后先后在海東地區人民醫院、解放軍第四醫院和寶雞市中心醫院治療,傷情被診斷為:1、面部外傷;鼻骨骨折;共住院27天,花去醫療費21579.10元。7月13日,B縣公安交通警察大隊出具(2006)55號《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馬珍負此次事故的全部責任。11月12日,陜西省寶雞市公安局出具(2006)851號法醫學鑒定報告,鑒定結論為謝某賢構成十級傷殘。

      另查明,青B—21473號出租車在行駛證上的登記車主為平安A出租車行(朱某來),住址為B縣小峽鄉石家營村。B縣A出租車行是于1997年由B縣人民政府批準成立的自收自支事業單位,2000年7月,經B縣人民政府同意增設出租車管理中心,與出租車行實行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出租車管理中心為事業法人單位,業務范圍為客運出租車的管理與服務,并根據有關部門核發的收費許可證,每輛出租車每月收取管理費70元,收費性質為行政事業性收費,全額上交財政。

      原審法院認為,原告謝某賢、潘某及羅乖芳、謝小瑜租用李玉秀駕駛的青B—21473號出租車到青海湖游玩,雙方之間已建立客運合同關系,承運人負有安全運送旅客的義務。出租車在運行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謝某賢受傷,羅乖芳、謝小瑜死亡的損害后果,違反了承運人安全運送旅客的義務,已構成違約,朱某來作為青B—21473號出租車的車輛所有人,是客運合同的承運人,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出租車駕駛人李玉秀在此次交通事故中雖無任何過錯,但違約責任是一種無過錯責任,承運人是否具有過錯不是承擔民事責任的前提,被告朱某來以駕駛人李玉秀無過錯為由拒絕承擔賠償責任的理由不能成立。被告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是由B縣人民政府批準和同意成立的事業單位,實行一套人馬、兩塊牌子,業務范圍為出租車的管理與服務。青B—21473車出租車在行駛證上的登記車主雖為B縣A出租車行(朱某來),但出租車由車輛所有人自主經營,出租車管理中心每月收取的管理費70元,為行政事業性收費,并非營運利益,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不是客運合同的承運人,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本案的賠償范圍包括謝某賢的醫療費、護理費、伙食補助費、交通費和住宿費,羅乖芳、謝小瑜的死亡補償金、醫藥費、喪葬費和停尸費。原告謝某賢提供的傷殘鑒定,未提供鑒定機構的鑒定資質,原審法院不予認定。謝某賢請求賠償今后治療費和住院后的護理費,今后治療費待實際發生后可另行主張,出院后的護理費無證據支持,均不予支持。謝某賢系退休職工,有固定生活來源,其要求給付謝小瑜贍養費的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二十一條、第二百九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三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的規定,判決:一、被告朱某來賠償原告謝某賢醫療費21579.10元、護理費6303.80元、伙食補助費216元、交通費2029.70元、住宿費415元,合計30543.60元;二、被告朱某來向原告謝某賢賠償羅乖芳的醫藥費1730.20元、死亡補償金25980元、喪葬費6542元、停尸費1670元,合計38922.20元;三、被告朱某來向原告謝某賢、潘某賠償謝小瑜的死亡補償金161160元、醫藥費2161.10元、喪葬費9542元、停尸費1870元,合計174733.10元;四、本判決一至三項合計244198.90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付清。案件受理費10262元,由被告朱某來承擔。

      一審判決后,謝某賢、潘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是本案客運合同的承運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庭審中,謝某賢增加上訴請求,要求判令出租車行、出租車管理中心和朱某來賠償其傷殘補助費16116元。

      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未提交書面答辯狀,庭審中口頭辯稱,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與朱某來是管理與被管理關系,與上訴人未形成客運關系,不是本案客運合同的承運人。謝某賢的傷殘補助費沒有證據支持,不應賠償。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無異議。謝某賢、潘某認為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實質是企業單位,收費性質為經營性收費,對其他事實無異議。對雙方當事人無異議的事實,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謝某賢、潘某認為,朱某來出租車的車門標有出租車行的標識,與出租車行是掛靠關系,車主朱某來每月給管理中心交納管理費70元,出租車行與出租車管理中心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陜西省寶雞市公安局出具的法醫學鑒定報告證明謝某賢為十級傷殘,該鑒定書具有證據效力,對方當事人既未要求重新鑒定,也未提出反證,謝某賢的傷殘補助費16116元應予賠償。

      出租車行與出租車管理中心認為,朱某來出租車車門標有出租車行標識是為了提高客運市場的規?;洜I和便于統一管理,交納的70元管理費是行政事業收費,朱某來與出租車行、出租車管理中心是管理與被管理關系,雙方不存在掛靠關系,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謝某賢、潘某未提交鑒定機構的鑒定資質,其鑒定結論不能認定,謝某賢關于賠償傷殘補助費的請求沒有證據支持。

      出租車行與出租車管理中心提供以下證據,證明其不應承擔賠償責任:1、朱某來出租車的道路運輸證、機動車行駛證和海東汽車運輸集團公司平安有限公司機動車行駛證,朱某來的出租車運輸證和機動車行駛證登記的業戶與車主是“平安A出租車行(朱某來)”,地址為朱某來的家庭地址,而海東汽車運輸集團公司平安有限公司的機動車行駛證上只有該公司名稱和地址,未登記掛靠人梁滿賢的情況,證明出租車業主和客運合同的承運人是朱某來;2、B縣機構編制委員會平編字(97)第26號文件、B縣人民政府平政字(2001)101號文件和出租車行、出租車管理中心事業單位法人證書、組織機構代碼證、青海省罰款沒收財產許可證和海東行署公告,證明被上訴人是事業單位并非運輸企業,職能為完善出租車市場管理機制,業務范圍和宗旨是全縣客運出租的管理與服務,為規范出租車行為提供服務;3、B縣發展計劃和改革委員會頒發的收費許可證、青海省行政事業性收費統一票據、B縣交通局證明、B縣客運出租車管理中心文件、B縣地稅局代扣代收稅款憑證與證明、B縣工商局證明和財政部與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關于對從事機動車輛運營的個體工商戶收取個體工商戶管理和個體工商戶注冊登記費有關問題的批復》,證明管理中心收取的70元管理費是行政事業性收費,收取的費用全部上交縣財政,不收取掛靠費或其他收費;4、事故責任認定書、公安機關對潘某的訊問筆錄和被上訴人與朱某來簽訂的交通安全責任書,證明責任事故在于青B05814號貨車,朱某來無違章行為,被上訴人在安全管理方面不存在瑕疵,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謝某賢、潘某質證認為,1、朱某來出租車的道路運輸證、機動車行駛證登記的業主和車主是“平安A出租車行(朱某來)”,朱某來借用了出租車行名稱,證明雙方存在掛靠關系;2、按法律規定,增設政府工作部門要報請上級人民政府批準,出租車行與出租車管理中心未提交上級政府的批準文件,B縣政府增設出租車管理中心為事業單位不具有合法性,事業單位法人證書和組織機構代碼不能證明機構性質,青海省罰款沒收財產許可證和海東行署公告是臨時委托任務,不能證明機構性質和職能;3、管理費不僅是事業費,按照國務院《違反行政事業性收費和罰沒收入收支兩條線管理規定行政處分暫行規定》第三條規定,事業單位因提供服務收取的經營服務性收費不屬于行政事業性收費,B縣發展計劃和改革委員會無權審批行政收費,B縣交通局證明前面稱“自收自支”,后面又說是“財政撥款”,內容矛盾;4、謝某賢、潘某主張的是違約責任,事故責任認定書、公安機關對潘某的訊問筆錄和被上訴人與朱某來簽訂的交通安全責任書,與本案無關。

      原審被告朱某來認可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對車輛經營無支配權,每月只收取70元管理費,經營利潤不上交車行,但認為其與二被上訴人存在掛靠關系,二被上訴人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本院認為,B縣機構編制委員會和B縣人民政府文件確認出租車行、出租車管理中心系事業單位,兩個單位一套人馬、兩塊牌子,依法行使對出租車市場的管理職能,根據事業單位法人證書記載的內容,其業務范圍和宗旨是全縣客運出租的管理與服務,為規范出租車行為提供服務,本身并不具有出租車業務經營權。原審被告朱某來也認可二被上訴人對其車輛無支配權,經營收入不上交二被上訴人。管理中心雖然每月收取70元管理費,但根據財政部與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關于對從事機動車輛運營的個體工商戶收取個體工商戶管理和個體工商戶注冊登記費有關問題的批復》、B縣發展計劃和改革委員會頒發的收費許可證、青海省行政事業性收費統一票據、B縣交通局證明的內容看,管理中心收取的70元費用,收費項目為管理費,屬于行政事業性收費,收取的費用全部上交縣財政。上訴人提供的《違反行政事業性收費和罰沒收入收支兩條線管理規定行政處分暫行規定》第三條的規定,是指事業單位因提供服務收取的經營服務性收費不屬于行政事業性收費,而二被上訴人收取的費用屬于管理費,上訴人關于二被上訴人實質是企業單位,收取的費用屬于經營性收費的理由不成立。

      綜上,本院認為,雖然本案中原審被告朱某來的出租車運輸證和機動車行駛證登記的業主與車主均有平安A出租車行名稱,朱某來每月向被上訴人出租車管理中心交納70元管理費,但被上訴人出租車行和出租車管理中心不是出租車的所有人,也沒有出租車運營權,對朱某來的出租車既不享有支配權,也不參與經營收益分配,二被上訴人與原審被告朱某來系管理與被管理的關系。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責任事故在于青B05814號貨車,朱某來無違章行為,被上訴人在安全管理方面不存在瑕疵,不應承擔賠償責任。上訴人關于二被上訴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請求,本院不予支持。謝某賢當庭提出的關于出租車行、出租車管理中心和朱某來賠償其傷殘補助費16116元的請求,因其未在上訴期間向朱某來主張,亦不應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照一審判決收取,二審案件受理費6415元,由謝某賢、潘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久网,国产精品天天看天天狠,国产+成+人+亚洲欧洲,国产高清不卡一区二区